一八游乐场建筑师

一八活动账号菌

一八两周年活动会有人参加吗?

【一八】二十字微小说

感谢🙏

素晴:

说好有一八圣诞活动的呢?为什么圣诞节都没有太太发粮?既然如此只好逼自己动手了!
不是一八圣诞活动要求的"二十六字母",是与其相近的"二十字微小说",也没有严格按照要求写,就不发给主页君了。
第一次动手写,文笔什么的我没有,少许越端有,OOC有,慎入,不喜点叉。


Adventure(冒险)
"佛爷,大凶啊!"
"每次下墓你都说大凶。我就是喜欢大凶!"


Angst(焦虑)
八爷被日本人绑了。
副官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但更令他焦虑的是,佛爷单枪匹马、赤手空拳的就去救人了。


Crackfic(片段)
佛爷每次想起和八爷的初遇就忍不住笑成牙齿精。


Crime(背德)
"大师兄,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就真的不明白吗?"
"你的心意我并非不明白……"


Crossover(混合同人)
看着老九门的合照,吴邪喃喃自语:
"奇怪,里面的佛爷和八爷感觉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Death(死亡)
格尔木疗养院内,一位老人终于没了最后的呼吸。
他等的人终究还是没有回来。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年轻的算子照常早日起卜卦。
大吉。命定的贵人将会出现。


Fantasy(幻想)
"佛爷,你说好这次让我上的……"
"没错啊!是你在上啊!"


Fetish(恋物癖)
佛爷时不时拿出一面小镜子傻笑。
据说那是八爷给他的。
据说那是八爷家祖传的。


First Time(第一次)
"你都把我压疼了!"
"才刚开始你就受不了了?"


Fluff(轻松)
八爷跟着佛爷上了前往北平的火车。
他不知道的是,佛爷在新月饭店定了粉红色双人大床房。


Future Fic(未来)
"你在我在!拼出一个未来!"
张启山你救人就救人,放什么BGM!
再晚人都没了有个屁的未来!


Horror(惊栗)
佛爷结婚了,另一半不是八爷。
九门众人纷纷表示不能接受,跃跃欲试破坏婚礼。


Humor(幽默)
"这个铜钱告诉我,你必须嫁给我!"
"嘿嘿,佛爷你真爱开玩笑!我先告辞了!"
"如果我不是开玩笑的呢?"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你必须跟我去矿山!"张启山理了理齐铁嘴的围巾,宠溺一笑,"放心吧,我会保你安全,没事的。"


Kinky(变态/怪癖)
张启山你怎么又掐我脖子!


Parody(仿效)
"放心吧,我会保你安全,没事的。"
"有我在,哪儿不安全啊!"
张启山和副官相似的话语恍惚间重叠在一起……


Poetry(诗歌/韵文)
"古代词人牛希济曾作: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张启山盯着齐铁嘴一字一句地念着诗,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么深情。


Romance(浪漫)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件貂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两件。


Sci-Fi(科幻)
"你掉的是这个戴金色眼镜的八爷,还是这个戴银色眼镜的八爷,还是这个戴玳瑁眼镜的八爷?"
"都是我的!"


Smut(情/色)
"佛爷,我不行了……佛爷……"
瘫倒在路上的齐铁嘴娇喘连连,佛爷表示他也不行了。


Spiritunal(心灵)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


Suspense(悬念)
你荣华富贵在我,我生死有命在天。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陵端,你必须跟我去矿山!"陵越喝住面前几欲逃走的人。
"大师兄,你终于来救我了……"被吊住的人儿泪眼朦胧。


Tragedy(悲剧)
齐铁嘴远走欧罗巴,张启山终老格尔木,便是他们真正的结局了。


Western(西部风格)
"数123,就开枪啰!"
堂堂长沙布防官居然在教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算命先生开枪,张家士兵表示没眼看。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为什么二爷那么多女人喜欢?为什么我连八夫人都没有?"
"八爷你有我呀!"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沈柏刚:"我觉得我扮上女人之后,更是有模有样,这姿态绝对能迷倒众生啊!"
张启山:"我就是喜欢大凶!"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
张启山没有了那尊大佛会被叫做什么呢?^_^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个性偏差)
佛爷说,墓里的所有东西都必须上交给国家。
呃,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八爷要成亲了。
佛爷表示他要去抢亲。
抢新郎!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八爷是个男女通杀的人啊~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不会写。


PWP(Plot,What Plot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拉灯。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张启山再怎么喜欢齐铁嘴,陈威廉戏里戏外对着应汉森笑容灿烂地动手动脚的频率也还是未免太高了。


"威廉锅~"红衣男子欢快地叫着来人的名字,作势要拥抱。
来人不知为何僵硬了一下,终于还是笑着回抱了。

【一八游乐场】圣诞活动宣传

http://yibayoulechang.lofter.com/post/1ed19ac5_11d431f0
朋友们!明天就是圣诞夜了!一八圣诞活动不来一发吗???

【一八游乐场】圣诞活动

Hello~大家好呀~
很快就是圣诞节了呢!提起圣诞,第一反应会是dokidoki的白色圣诞舞会,还是槲寄生下的深情一吻?
这次圣诞,让我们一起举办一场舞会,主题为26个甜蜜字母。
活动内容:以#26个字母#为主题,可以自由选择一个字母或者多个字母,用该字母为首字母的单词进行一段创作,内容形式不限,
例如字母a,就可以选择以a为首字母的单词abandon为主题,来进行一段创作。【不局限于该单词,大家可以自由地挑选自己喜欢的单词。】
如果还是不懂,可以在lof上搜索26个字母,基本上就能够明白啦!

活动要求:
1.一八以及衍生都可以,不逆不拆
2.作者自由选择在平安夜或是圣诞节当天发文,但事先请找主页菌报个名,让主页君了解一下活动参加情况。
3.发文时请加上【一八舞会】的标题抬头,以及#一八舞会的tag。
4.玩的愉快!~


一八中秋活动接龙文重发附赠段子集

中秋活动文整理重发,另附一篇成语接龙段子集,祝大家节日愉快。

感谢每一位接龙的参与者!以下正文:

——————————————————

那是自他们相识以来,第一年没有过中秋。

倒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由头,就是单纯的因为月饼的事闹得有些不太愉快。张启山刚当上九门之首,有些功课要做的足些,只是可惜往年在东北都是父亲做这些,再不济还有族叔帮衬,他也就没习得这门学问。一样八份的伍仁月饼送到各府,一时间也算是九门哗然。陈皮拿着一块咬了一口的月饼瘪着嘴委屈,“师父,这是张启山的下马威?”红二爷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面不改色,“孽障,休得胡言!”端着茶杯的齐八爷选择了闭嘴,心里暗骂,“东北老帮菜,一眼没盯住就叫你翻了天,伍仁伍仁伍仁,看你怎么元!”

张启山也不是故意的,初入九门,其他人的口味他也并不知晓,是按照着他自己的口味挑的月饼。

齐八爷到底还是向着张启山,派了小满去请佛爷到香堂来,打算和他好好讲讲这场面上的事。(至于为什么不是自己去,齐铁嘴八爷表示,自己眼巴巴上赶着去告诉张启山,完全显示不出九门八爷的威风。)

结果佛爷还没请来,张启山身旁的张副官反而先到了,说是佛爷有请。副官还不忘笑咪咪的问八爷,月饼可还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感谢张大佛爷给大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齐铁嘴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决定更要给佛爷好好上一课了。

可没成想,张大佛爷屋里头成箱的五仁月饼,排排坐。看见齐铁嘴来了,心里头甜滋滋,面上笑嘻嘻,还有几分得意,“八爷,我给你留的。八爷今天赏光一起过中秋如何?”

八爷一看见成箱的五仁月饼,就觉得腮帮子疼:“佛爷,这么多五仁月饼,你也不嫌牙疼。”这东北人怎么牙口就那么好呢?想起来去年中秋的五仁月饼,连三寸钉都不吃,那次自己要不是打赌输了,才不受这罪。

莫不是这张大佛爷有什么隐疾?舌头坏掉了?齐八爷心里直翻嘀咕,满脑子都是要不要找老九请个洋郎中给他瞧瞧。想归想,好好的中秋佳节总不能干晾着人家,八爷走过去拿起块月饼,咬了一口就傻了眼。“怎么样老八,知道你喜欢口味虾,我特意请厨子做了口味虾馅月饼,还有还有,那个是臭豆腐馅,那个是腊肉馅,本来还有糖油粑粑馅,副官拿去了,你若是喜欢厨子现做也来得及。”

这时候齐八爷倒是佩服起佛爷府上的厨子,无论什么口味都能做出来,也算一绝,齐八随口一句应该去厨房见见那位什么都会做的厨子,却见张启山眼神闪烁,齐八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该不会……向来懒洋洋的齐八爷这时候动作倒是奇快,一下子就冲到了厨房内,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厨房内见到了今天一整天没见到人的解九爷。

解九正在和面,看见齐铁嘴闯进来一时只能局促地拿手在围裙上蹭来蹭去,旁边的张府厨子正微火炸臭豆腐,边炸边问,九爷,这火候行了吧?再老就不好包了。解九反应过来,一脸苦相地看着齐铁嘴,“要不是佛爷只听说你不爱吃五仁,又不清楚你到底爱吃啥月饼,我们能折腾成这样吗?”齐铁嘴没说话,和旁边摆着一碟碟的长沙特产(甚至还有小砂锅里热气腾腾的莲藕猪蹄)面面相觑,彼此都陷入了对于月饼馅料和自身价值的怀疑。

张启山随后赶来,看到石化的齐铁嘴,第一反应就是:药丸。齐铁嘴机械地扭过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佛爷,您的想象力可真丰富。”心里说九爷做饭,这是让大家都别吃吗?还不如三娘靠谱呢,狗五恐怕都能当笑话讲一年,按照齐铁嘴对吴老狗的了解,没准过几天长沙就会出现什么“长沙布防官为了讨好媳妇逼着九门兄弟下厨,放倒一片人”之类的传言,到时候要怎么收场啊,齐铁嘴捂住脸。

好说歹说劝佛爷放弃这些月饼,也把意犹未尽的九爷劝回家,齐铁嘴开始给张启山讲这送礼的规矩。说着说着有些饿了,随手拿了个月饼吃,又塞了一个让张启山一起吃。张启山刚咬下去,就听见齐铁嘴挣扎着说:饼……饼里有毒。原来是两人误食了九爷的月饼。张启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中秋节当天,全长沙的人都知道了一个消息,九门中的佛爷和八爷不知吃了何种口味的月饼食物中毒了,张副官亲去找的大夫,遂口口相传说不要轻易吃不明食材的月饼。

齐八从梦中惊醒!等回过神来拍着胸脯说,还好还好,只是做梦。惊醒了,齐八也睡不着了,掀开被子下了床。明天就是中秋夜了,想来佛爷是赶不回来过节了。齐八摸了摸自己已经圆润地很的肚子,轻声细语,你爹赶不回来,明天就只有我们爷俩一起过了。

此时一双手环上了齐铁嘴的腰间。“八爷,这么晚还未睡,莫不是算到了什么,正在等人?”张启山摸了摸齐铁嘴的肚子,与他离开之前相比,的确是圆润不少。听管家说他不在的这一个月,齐八爷可是化相思为食欲,每天除了吃,还是吃,最近更是偏好以前打死都不吃的五仁月饼,口味上出现了极大的变化。

感受到腹中孩子动作,齐铁嘴不满的揉了揉肚子,忽然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响声。齐铁嘴忽发奇想,笑眯眯的对着身后的张启山说到:“佛爷,我想吃莲藕猪蹄馅的月饼。”话一说完,张启山挑了挑眉毛看着怀里的人。

齐铁嘴发了话,张启山自然是有求必应。齐铁嘴吃着张家大厨做的莲藕猪蹄馅的月饼,顺手喂了张启山一口。忽然两人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昏迷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大厨端着盘月饼大喊:给错啦给错啦!那是九爷做的!

张副官赶紧去请大夫,九门当家得了消息都聚在门口,每个人都局促不安,万一两尸三命,不仅九门两个当家的没了,九门下一代也没了,张家大厨都快哭出来了,张副官有心安慰他,奈何嘴笨,只好在门口杵着。大夫总算出来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无大碍,过节了,几位爷还是不要乱吃东西。”等大夫走了,一群人一窝蜂拥进去,张启山和齐铁嘴躺在一张床上,见他们进来,无力地挥挥手,大家想笑又不敢笑,最后还是二月红开了口:“佛爷,老八,老九做的东西吃不得,你们忘了吗?他做的东西老五家的狗都不吃。”这下所有人都绷不住了,一起大笑起来。

张启山笑着笑着,突然打了个冷颤醒了过来,原来是身上的毯子滑落,才会被飞机上的空调冷醒。重新调整了姿势,张启山耙了耙自己的头发一把,刚刚那个梦好真实啊,连自己摸齐铁嘴的大肚子都充满了真实碰触的感觉……看了看自己开了飞行模式手机上的时间,大概再一个半小时飞机就要降落,这几天他赶紧赶快,就是希望能在中秋节前回来,给齐铁嘴一个惊喜。

张启山正这么想的时候,飞机突然一下出现了很大的晃动。机上警示灯跟机长广播也跟着响了起来,原来是有乱流,张启山不是太担心,闭上眼决定在休息一下。晃动还在持续,他突然觉得手上一暖,睁眼一看,原来是齐铁嘴因为害怕而握住了他的手。瞧见他醒来,齐铁嘴对他笑了笑,凑上前将头靠在张启山肩上,“佛爷,这动静…是不是太大了?”知道对方是第一次坐飞机,正想出声安慰几句,张启山却突然一楞,不对!老八怎么会在这?他不是应该……在家才对吗?

齐铁嘴突然笑了,笑得几悲伤又怀念。 “佛爷您忘了啊。” 突然一切景色都如雾一般散去。 他身处于墓室中,齐铁嘴提着灯,脸色苍白。 “您死了这件事。” “这对老八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齐铁嘴摸摸张启山的脸,手感一样的糙,就是冷得扎心。张启山眼眶子有点发热,他想抱着他,想喊一声“老八”,又不知还说什么,突然墓室摇摇,他慌乱的抱着齐铁嘴,两人紧抱在一起,昏昏暗暗,不见天地,只有身边的体温。又在一瞬,怀中人如烟似雾,消散而去,空空如也。 “老八!”张启山大喊。却又听“佛爷,这时候你发什么楞,快快快,磕头!”他的齐八站在 他的身边,红色的喜服衬得他俊朗,面前一双红烛和一对灵牌。“佛爷,委屈你了。”

三拜天地后,张启山的身体渐渐温暖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齐铁嘴的身影越来越淡。“不要……找我。”这是张启山听到齐铁嘴说的最后一句话。事实上,张启山从未放弃寻找齐铁嘴。终于,多年后的一个中秋前夜,张启山收到了一盒印着上等五仁的莲藕猪蹄馅月饼。

那是他们相识以来,第一个没有一起过的中秋。多年后,一盒月饼,一声“佛爷,我回来了。”他们终是一同过了中秋。

——————————————————————————

成语接龙段子集

人财两失

齐铁嘴如果事先算一卦,知道自己去北京会人财两失,说什么他都不会答应张启山一同去北京。

失而复得

陵越失去了一次陵端,不会再失去第二次了,而他们现在这种状态在学术上被称为失而复得。

得寸进尺

自从那次齐铁嘴让张启山进屋为他包扎后,张启山便有事无事都上门求包扎,甚至得寸进尺的拍上了齐铁嘴的大[划掉]胸。

尺有所短

张启山有件心事,就是齐铁嘴比他高了那么一公分。齐铁嘴知道了就对张启山说:佛爷,尺有所短,不用太在意。张启山指指某个部位说:寸有所长就够了。

短兵相接

齐铁嘴紧抓着自己的上衣,不肯乖乖就范,张启山当他是三岁娃啊,真脱了衣服,就是短兵相接的时候了。

接耳交头

看着张启山齐铁嘴接耳交头的模样,五爷揉了揉三寸钉的狗头,默默的思考着,家里狗粮还够不够,不够的话,是否应该再去入点货了。

头头是道

齐铁嘴把张启山英雄救嘴那段说得头头是道,活灵活现,让听的人想立刻把他绑了送去佛爷府上成亲。

道貌岸然

沈三少托着脸从窗户看着正在对蜀山弟子教导的丁长老,心中不禁冷哼一声,好一个道貌岸然的禽兽!不,比禽兽还过分,至少禽兽一年只有一季发情,他丁长老天天发情!一激动又牵扯到某处不可言部位的痛楚,更是让沈三少暗骂一句。

燃眉之急

三少在山下捡到了被仇家追杀的丁长老,冒着危险把他藏在了自己家。丁长老伤好了还是赖着不肯走。三少无可奈何地问他怎样才能走。丁长老靠在三少耳边暧昧地说:那你先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再说。

急不可耐

今日乃是安逸尘探长大婚的日子,众人虽瞧出他急不可耐的样子,却还是不停的灌他酒。毕竟就连安探长的另外一半--陈如风都在外头跟着喝呢。

耐力十足

张大佛爷一向耐力十足,他的张家军知道,齐八爷更是清楚地很。

足不出户

新婚后的陈如风被如雨形容成足不出户的小媳妇儿。堂堂国术馆总教头当然也想出门,还有一大堆学生等着他授课,可谁让某探长不知满足呢?

户告人晓

杨文鹏已经连续一星期收到一大束玫瑰花,而且还是何瀚本人亲自送来的,杨文鹏完全不理,转手就送给前台,但何瀚就是要户告人晓,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正在热烈的追求天成集团的杨特助。

晓之以情

佛爷又来请了,可是八爷不愿意过去,于是张副官来府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了一番利害后,便将人绑了过去。

情不自禁

望着自己怀里睡得正香的陵端,陵越第一次有股冲动,情不自禁地低头,将自己的唇轻轻柔柔地覆上陵端微开的唇。

禁情割欲

修仙之人本该禁情割欲,情欲于陵越应是过眼烟云,只是怀中之人被自己师傅废了修为后仍愿意为他再度敞开心扉,他也不愿意再失去他一次。

欲擒故纵

陵端对于大师兄珍惜他这点十分的感激,他对于这段失而复得的感情也是小心翼翼的维护。每个晚上被陵越抱在怀中,总有蹭出火的时候,陵越会轻轻的吻过他的眼,他的脸颊,最后落在唇上,但⋯⋯就没有更近一步了。每当陵端下定决心回抱住大师兄后,陵越总是会摸摸他的头,说:睡吧。陵端想,他的大师兄不是个大木头,就这其实是在欲擒故纵?

纵虎归山

言亦冬气愤的走进来一把将棍子拍到桌子上就对着面前喝酒的人大喊:“追命!你凭什么把犯人放走!你知不知道你这叫放虎上山!”听到言亦冬的话,追命摇了摇头,“非也非也,我这是有计谋的放走他的,再说不是放虎上山,是放虎归山。”言亦冬气愤的走进来一把将棍子拍到桌子上就对着面前喝酒的人大喊:“追命!你凭什么把犯人放走!你知不知道你这叫放虎上山!”听到言亦冬的话,追命摇了摇头,“非也非也,我这是有计谋要引出他的同伙,再说不是放虎上山,是放虎归山。”听着一个文盲一个半文盲的对话,丽娘实在忍不下去了上前一人给了一个板栗并将两个蹭吃蹭喝的人赶了出去,“是纵虎归山!”

山清水秀

陵端要逃,要逃得远远地,逃得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叫陵越再也找不到他。谁让这个人当着天墉城所有人的面说要自己当他的道侣。陵端脸上火烧一般地红,这大师兄怎么也开始胡来了起来呢。

秀外慧中

齐家香堂附近的街坊们对八爷的评语不外乎是神机妙算、胸有成竹、温文儒雅⋯⋯等,不知道何时又多了一个秀外慧中。有人笑八爷附近的街坊文化水平不行,秀外慧中怎么可以来描述八爷。街坊们气不打一处来,叫嚷着怎么不行了,这话还是张大佛爷亲口说的,说咱八爷就是秀外慧中,有本事你去佛爷面前说不行。

中西合璧

齐铁嘴从欧罗巴回来后勤快了不少,时常给佛爷做一桌子菜,还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中西合璧型的菜。佛爷不想吃,佛爷想念行军口粮了,可只要齐铁嘴亮晶晶的眼睛瞧上他一眼,再难吃的菜也能吃的津津有味。

璧合珠连

齐八爷嚷嚷的跑进张府,府里亲兵下人没人拦他,就这么一路跑进了张大佛爷的卧房,接着就直接扑上了床,目睹一切的张副官吓的赶紧低头后退出了门,再好好的关上门,「佛爷佛爷,您猜我算得什么,明日可是难得的好日子,日月合璧,五星珠连。」说罢发现没有反应,还以为张启山又不信他,只得上手扒开棉被边道,「佛爷您别不信,璧合珠连,大吉,您一定可以心想事成。」语毕,张启山一把抓住齐铁嘴作怪的手,「嗯,既然是好日子,那你明天就搬进来吧。」

连理分枝

看着回馈回来的消息,有一对在爱神箭牵线成功的客户因为闹矛盾闹着上民政局要离婚,看着这个消息,林冬感叹道:“合久必分,连理分枝,都说爱情是个靠不住的玩意,你们这群人总是不信。”一旁路过的苏教授听到这话,一把搂过林总的腰,一边磨蹭一边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那林总,咱们今晚就试试珠联璧合是什么意思好不好?”一听这话就知道某人又学了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林冬抄起一个抱枕砸过去,“又他么是谁教你的成语!”



ψ(`∇´)ψ大家不来接龙了吗?

一八中秋活动接龙楼

在我们开始前再强调一遍活动规则:

1.每个人有三回合的发言冷却时间。就是回复被选中了一次后,接下来的三段都不能再接了,直到第四段才可以哦。

2.如果两个人同时接了同一段,以lof评论中给出的顺序为准,选取先发的。

3.接龙一句话或一小段话皆可,但是最好不要超过200字~

4.在评论区回复接龙的时候,回复格式是【接号码】接龙内容

5.一八only,不逆不拆

让我们开始吧!~

开头:那是自他们相识以来,第一年没有过中秋。

【1.Dr.Rongeur】倒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由头,就是单纯的因为月饼的事闹得有些不太愉快。张启山刚当上九门之首,有些功课要做的足些,只是可惜往年在东北都是父亲做这些,再不济还有族叔帮衬,他也就没习得这门学问。一样八份的伍仁月饼送到各府,一时间也算是九门哗然。陈皮拿着一块咬了一口的月饼瘪着嘴委屈,“师父,这是张启山的下马威?”红二爷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面不改色,“孽障,休得胡言!”端着茶杯的齐八爷选择了闭嘴,心里暗骂,“东北老帮菜,一眼没盯住就叫你翻了天,伍仁伍仁伍仁,看你怎么元!”

【2.黑色幽默】张启山也不是故意的,初入九门,其他人的口味他也并不知晓,是按照着他自己的口味挑的月饼。

【3.落子不悔】齐八爷到底还是向着张启山,派了小满去请佛爷到香堂来,打算和他好好讲讲这场面上的事。(至于为什么不是自己去,齐铁嘴八爷表示,自己眼巴巴上赶着去告诉张启山,完全显示不出九门八爷的威风。)

【4.Csray】结果佛爷还没请来,张启山身旁的张副官反而先到了,说是佛爷有请。副官还不忘笑咪咪的问八爷,月饼可还喜欢?

【5.主页】喜欢,当然喜欢,感谢张大佛爷给大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齐铁嘴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决定更要给佛爷好好上一课了。

【6.无责任妹子◐▂◐】可没成想,张大佛爷屋里头成箱的五仁月饼,排排坐。看见齐铁嘴来了,心里头甜滋滋,面上笑嘻嘻,还有几分得意,“八爷,我给你留的。八爷今天赏光一起过中秋如何?”

【7.冰壶秋月墙角的蜡烛】八爷一看见成箱的五仁月饼,就觉得腮帮子疼:“佛爷,这么多五仁月饼,你也不嫌牙疼。”这东北人怎么牙口就那么好呢?想起来去年中秋的五仁月饼,连三寸钉都不吃,那次自己要不是打赌输了,才不受这罪。

【8.Dr.Rongeur】莫不是这张大佛爷有什么隐疾?舌头坏掉了?齐八爷心里直翻嘀咕,满脑子都是要不要找老九请个洋郎中给他瞧瞧。想归想,好好的中秋佳节总不能干晾着人家,八爷走过去拿起块月饼,咬了一口就傻了眼。“怎么样老八,知道你喜欢口味虾,我特意请厨子做了口味虾馅月饼,还有还有,那个是臭豆腐馅,那个是腊肉馅,本来还有糖油粑粑馅,副官拿去了,你若是喜欢厨子现做也来得及。”

【9.踏歌而行】这时候齐八爷倒是佩服起佛爷府上的厨子,无论什么口味都能做出来,也算一绝,齐八随口一句应该去厨房见见那位什么都会做的厨子,却见张启山眼神闪烁,齐八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该不会……向来懒洋洋的齐八爷这时候动作倒是奇快,一下子就冲到了厨房内,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厨房内见到了今天一整天没见到人的解九爷。

【10.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解九正在和面,看见齐铁嘴闯进来一时只能局促地拿手在围裙上蹭来蹭去,旁边的张府厨子正微火炸臭豆腐,边炸边问,九爷,这火候行了吧?再老就不好包了。解九反应过来,一脸苦相地看着齐铁嘴,“要不是佛爷只听说你不爱吃五仁,又不清楚你到底爱吃啥月饼,我们能折腾成这样吗?”齐铁嘴没说话,和旁边摆着一碟碟的长沙特产(甚至还有小砂锅里热气腾腾的莲藕猪蹄)面面相觑,彼此都陷入了对于月饼馅料和自身价值的怀疑。

【11.冰壶秋月墙角的蜡烛】张启山随后赶来,看到石化的齐铁嘴,第一反应就是:药丸。齐铁嘴机械地扭过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佛爷,您的想象力可真丰富。”心里说九爷做饭,这是让大家都别吃吗?还不如三娘靠谱呢,狗五恐怕都能当笑话讲一年,按照齐铁嘴对吴老狗的了解,没准过几天长沙就会出现什么“长沙布防官为了讨好媳妇逼着九门兄弟下厨,放倒一片人”之类的传言,到时候要怎么收场啊,齐铁嘴捂住脸。

【12.主页】好说歹说劝佛爷放弃这些月饼,也把意犹未尽的九爷劝回家,齐铁嘴开始给张启山讲这送礼的规矩。说着说着有些饿了,随手拿了个月饼吃,又塞了一个让张启山一起吃。张启山刚咬下去,就听见齐铁嘴挣扎着说:饼……饼里有毒。原来是两人误食了九爷的月饼。张启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13.圆】中秋节当天,全长沙的人都知道了一个消息,九门中的佛爷和八爷不知吃了何种口味的月饼食物中毒了,张副官亲去找的大夫,遂口口相传说不要轻易吃不明食材的月饼。

【14.踏歌而行】齐八从梦中惊醒!等回过神来拍着胸脯说,还好还好,只是做梦。惊醒了,齐八也睡不着了,掀开被子下了床。明天就是中秋夜了,想来佛爷是赶不回来过节了。齐八摸了摸自己已经圆润地很的肚子,轻声细语,你爹赶不回来,明天就只有我们爷俩一起过了。

【15.Csray】此时一双手环上了齐铁嘴的腰间。“八爷,这么晚还未睡,莫不是算到了什么,正在等人?”张启山摸了摸齐铁嘴的肚子,与他离开之前相比,的确是圆润不少。听管家说他不在的这一个月,齐八爷可是化相思为食欲,每天除了吃,还是吃,最近更是偏好以前打死都不吃的五仁月饼,口味上出现了极大的变化。

【16.南奎依】感受到腹中孩子动作,齐铁嘴不满的揉了揉肚子,忽然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响声。齐铁嘴忽发奇想,笑眯眯的对着身后的张启山说到:“佛爷,我想吃莲藕猪蹄馅的月饼。”话一说完,张启山挑了挑眉毛看着怀里的人。

【17.主页】齐铁嘴发了话,张启山自然是有求必应。齐铁嘴吃着张家大厨做的莲藕猪蹄馅的月饼,顺手喂了张启山一口。忽然两人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昏迷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大厨端着盘月饼大喊:给错啦给错啦!那是九爷做的!

【18.冰壶秋月墙角的蜡烛】接17.张副官赶紧去请大夫,九门当家得了消息都聚在门口,每个人都局促不安,万一两尸三命,不仅九门两个当家的没了,九门下一代也没了,张家大厨都快哭出来了,张副官有心安慰他,奈何嘴笨,只好在门口杵着。大夫总算出来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无大碍,过节了,几位爷还是不要乱吃东西。”等大夫走了,一群人一窝蜂拥进去,张启山和齐铁嘴躺在一张床上,见他们进来,无力地挥挥手,大家想笑又不敢笑,最后还是二月红开了口:“佛爷,老八,老九做的东西吃不得,你们忘了吗?他做的东西老五家的狗都不吃。”这下所有人都绷不住了,一起大笑起来。

【19.踏歌而行】张启山笑着笑着,突然打了个冷颤醒了过来,原来是身上的毯子滑落,才会被飞机上的空调冷醒。重新调整了姿势,张启山耙了耙自己的头发一把,刚刚那个梦好真实啊,连自己摸齐铁嘴的大肚子都充满了真实碰触的感觉……看了看自己开了飞行模式手机上的时间,大概再一个半小时飞机就要降落,这几天他赶紧赶快,就是希望能在中秋节前回来,给齐铁嘴一个惊喜。

【20.Csray】张启山正这么想的时候,飞机突然一下出现了很大的晃动。机上警示灯跟机长广播也跟着响了起来,原来是有乱流,张启山不是太担心,闭上眼决定在休息一下。晃动还在持续,他突然觉得手上一暖,睁眼一看,原来是齐铁嘴因为害怕而握住了他的手。瞧见他醒来,齐铁嘴对他笑了笑,凑上前将头靠在张启山肩上,“佛爷,这动静…是不是太大了?”知道对方是第一次坐飞机,正想出声安慰几句,张启山却突然一楞,不对!老八怎么会在这?他不是应该……在家才对吗?

【21.自己的腿肉好好吃】齐铁嘴突然笑了,笑得几悲伤又怀念。 “佛爷您忘了啊。” 突然一切景色都如雾一般散去。 他身处于墓室中,齐铁嘴提着灯,脸色苍白。 “您死了这件事。” “这对老八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2.无责任妹子◐▂◐】齐铁嘴摸摸张启山的脸,手感一样的糙,就是冷得扎心。张启山眼眶子有点发热,他想抱着他,想喊一声“老八”,又不知还说什么,突然墓室摇摇,他慌乱的抱着齐铁嘴,两人紧抱在一起,昏昏暗暗,不见天地,只有身边的体温。又在一瞬,怀中人如烟似雾,消散而去,空空如也。 “老八!”张启山大喊。却又听“佛爷,这时候你发什么楞,快快快,磕头!”他的齐八站在 他的身边,红色的喜服衬得他俊朗,面前一双红烛和一对灵牌。“佛爷,委屈你了。”

【23.主页】三拜天地后,张启山的身体渐渐温暖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齐铁嘴的身影越来越淡。“不要……找我。”这是张启山听到齐铁嘴说的最后一句话。事实上,张启山从未放弃寻找齐铁嘴。终于,多年后的一个中秋前夜,张启山收到了一盒印着上等五仁的莲藕猪蹄馅月饼。

【24.Csray】那是他们相识以来,第一个没有一起过的中秋。多年后,一盒月饼,一声“佛爷,我回来了。”他们终是一同过了中秋。

中秋活动宣传~!

(。・∀・)ノ゙嗨,一段时间不见,大家想念主页菌吗?

中秋快到了,大家是不是都在期待中秋活动呢?

没错,主页菌这次是来告诉大家中秋活动内容的~

来点鼓点!哒哒哒哒哒!中秋活动是接龙!

活动内容非常简单,每个人都能参加。活动当日会给出一个开头,想要参加接龙的小宝贝们在评论区每人用一句话或一小段内容来接上正文最后一段内容。主页菌会把你们接上的内容及时添加至正文。

是不是很方便很简单!但是这次活动有一些限制哦。

1.每个人有三回合的发言冷却时间。就是回复被选中了一次后,接下来的三段都不能再接了,直到第四段才可以哦。

2.如果两个人同时接了同一段,以lof评论中给出的顺序为准,选取先发的。

3.接龙一句话或一小段话皆可,但是最好不要超过200字~

4.在评论区回复接龙的时候,回复格式是【接号码】接龙内容

有什么疑问可以在评论区提出。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加粗!征集开头中!征集开头中!征集开头中!一八only哦!!

活动时间:10月4日早8点开始~截至到当天晚12点,所以当天晚11点后接龙的人要做好随时结尾的准备哦~ 

对了,想征询一下所有人的意见,活动结束后大家共同的劳动成果由微博一八动车组发成微博文章可以么?

期待大家的参与!!!!!!!

 

为了让大家更直观的了解规则,给大家模拟了一小段接龙活动。

开头:张启山和齐铁嘴就要成亲了。

A作者在评论区回复:接开头。他们邀请了所有九门的当家。

B作者在评论区回复:接开头。但是尹新月突然出现了。

因为A比B先,所以恭喜A入选了。

正文:他们邀请了所有九门的当家。【1.A作者】

评论区回复:接1。接龙内容

以此循环。

大家看懂了没~!


【一八鬼屋】远方

优秀学生作品

Csray:

.【一八鬼屋活动】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 


.一八衍生:程月,程霆(大轰炸)x朗月明(海棠经雨胭脂透)


.OOC全是我的锅


  


  那一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


  正当大家忙着祭祀祭祖的时候,程家的门口挂起了白色的灯笼。


  一大清早,有穿着军服的人敲了程家的大门,在门口送上一封信,摘了军帽,深深的对接信人一鞠躬,就安安静静地走了。


  一个时辰后,全镇的人都知道,程家的大儿子,程霆没了。


  ---那是封阵亡通知书。


  朗月明收到消息已经是中午时分,朗家刚祭完祖,他从祠堂出来时,管家对着他父亲报告了这一消息。


  在断了将近三个月的联系后,朗月明等来了恋人的阵亡通知。


  


  那一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


  


  远方


  


  01.


  朗月明呆坐在自己的房内,朗家的人都以为他是因为一早上的祭祖累了,也没太在意。只是吩咐他好好休息,但不要错过下午的普渡。


  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为什么,头脑一片混乱的回房,他特意吩咐自己的小厮阿平取些祭拜的物品来,阿平虽搞不清楚状况,但还是乖乖地替大少爷办事,甚至记得要悄悄的,不可给他人知道。


  朗月明自嘲,他想祭拜程霆都无法正大光明的到程家去,只能这样偷偷摸摸的。而且,他就连想要找一样代表程霆的物品都找不到。


  他们之间太过小心翼翼,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说来好笑,若不是他们还曾经有过一个吻,一个轻的甚至感觉不到的亲吻,或许他们只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但他们又是实实在在的恋人,至少他们互相是这么认为的。


  


  02.


  最后朗月明选了程霆送给他的玉佩。


  那是前年程霆给他的生辰礼物,玉佩是程霆特意请人刻的海棠花,络子也是亲手打的;收到这玉佩时,朗月明没少笑话程霆,上头的图案都是歪的,从绳子的状态看来,也不知道是拆开重打了几次。


  可里头蕴含的心意却暖着朗月明,连面上的笑容都带了一丝丝的甜。


  如今,他也只剩这个玉佩。


  


  03.


  平时除了阿平不会有人进他的房间,但为了以防万一,他选在睡房的角落安了一个小桌,点上两根白蜡烛,放上玉佩和一小碟程霆爱吃的点心。


  朗月明看着这小小的供桌,他知道这么做其实是犯忌讳的,甚至在桌前的地面上他还铺了一把白米,就为了知道程霆会不会回来看他。


  等这些全都做完后,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老一辈的人曾说,人在死后的第七天会回家探望家人,洒白米是为了让家里的人知道逝者是否回来过。


  朗月明根本不知道程霆什么时候死的,战乱时期消息本就难以传送,等消息送到手上可能都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而且就算真的遇到头七,程霆也一定是回程家,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他笑着摇摇头,自己一定是魔征了,他想见程霆想疯了,无论是人是鬼,就算只是一缕魂魄,朗月明都想见他最后一面。


  


  04.


  翌日早晨,朗月明下床时觉得脚底一阵刺痛,低头就看见自己床边的地上散落许多细小的白点;他捻起一看,是生米,再顺着白米散落的痕迹慢慢看过去,最后延续到了那张小桌前。


  而小桌前的地上,赫然有着两个明显的脚印子。


  


  05.


  朗月明将手压在了那两个脚印子上,他看到自己的手在颤抖,紧握的双手被白米刺的发疼。


  他伸手将那双脚印给拨乱,就连心也是乱的。


  这双脚印彷佛在告诉朗月明,程霆是真的真的回不来了。


  他整个人矛盾极了,前一晚还说想见他,今天又不想见他。


  「骗子。」朗月明说。


  ---月明,我一定会回来见你的。


  「我宁愿你不要回来。」


  ---至少不是这样的回来。


  


  06.


  第一晚,第二晚,第三晚……


  早晨,朗月明都能看到白米上的脚印,他甚至都能推测出,程霆站在那小桌前,对着那枚玉佩傻笑,然后踱着步到他床边。


  床边的白米散落的一日比一日多,似乎可以想到程霆在他床边来回走着,或许是在思考要不要掀开帘子,看一看他。


  可朗月明毫无察觉。


  他曾试着不睡,可总是在不知不觉中睡去,隔天房内只留下白米的痕迹,表示着有『人』来过。


  朗月明只是一日一日的将地上的白米整理好重新铺平。


  直到第五日的晚上,他总算是在陷入沉睡之前,听见了一声叹息,一声呼唤。


  『月明……』


  


  07.


  小时候,祖父曾说过。


  在七月的时候,若是听见熟识的声音从远方叫你的名字,


  不要回头,不要回应,不要理会。


  不然,会被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


  


  08.


  第六晚,


  房门被轻轻地推开,朗月明听见一步,两步的脚步声,最后停在了小桌前。


  接下来的脚步带了白米磨蹭地面的沙沙声,最终停在了他的床前。


  透过帘子他能看见一个人影轮廓,朗月明得紧咬住的牙根,才不会发出一点声音,他怕只要他出声就会把『人』给吓走,又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


  「月明。」他听见程霆轻声的叫着他的名字,看见床上的人没任何反应,又换了两声。


  月明,月明……


  朗月明死咬着嘴唇,他知道他不能回答,也不该回答,祖父的话言犹在耳。


  那人又是一叹,接着慢慢转过身,沙沙声再次响起,朗月明知道程霆要离开了。这项认知让他终于受不了的坐起身,一只手探出帘子,试着要抓住对方。


  「程霆。」


  朗月明的声音沙哑的很,又带了点哽咽,直到一双冰冷的手握住了他的,他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09.


  帘子被程霆拉开,朗月明总算是可以好好地看看程霆。


  他伸出手轻抚上对方的脸颊,冰冷的触感让朗月明一颤,他划过对方的眼眉,鼻梁,嘴唇,最后又回到脸颊;原以为会看到的是面目全非的程霆,却没想到出现的是毫发无伤的恋人。


  想说的很多,想问的也很多,最后只化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程霆。」


  程霆程霆程霆程霆程霆……一声比一声还小,却又一声比一声还要缠绵。


  「月明,别哭。」程霆心疼的说,他克制不住的吻过恋人的眼泪,却烫的他心痛,程霆眼眶也跟着红了。


  程霆唤他的声音,时远时近,朗月明已经分不出这到底是他的幻觉,还是一场梦。


  大概是梦吧,朗月明想。所以他们才敢做出此前都不敢做得事。


  耳边是程霆的喘息声,还有伴随着亲吻,以及一声声充满爱意,唤着朗月明的名字。


  他所能做的,就是去回应,每一次每一次,他喊着程霆的名字,都是一个回答。


  ---呐,带我走。


  


  00.


  早晨已经过了平时大少爷会起的时间,阿平觉得有些奇怪,上前敲了敲门,又唤了几声大少爷,却无人回应。


  阿平大着胆子推开门走进,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就像昨夜朗月明压根没回过屋子一样。


  唯一的变化只有自家少爷不知为谁供奉的桌子,上面原本白色的蜡烛被换成红色的,让整间卧房看起来更显得诡异。


  阿平跌坐在地,接着跌跌撞撞的爬起身冲出门外,他慌慌张张的喊人,大少爷不见了可是大事。阿平朝着前院跑去,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烛火随着他跑步带起的风,不断晃动……


  


  蜡烛灭了。


  




  全篇完


  


  后记


  飞行员与大少爷,我真的好喜欢这对……但是写不出那百分之一的萌点_(:3 」∠ )_


  而且为什么这对我满脑子几乎都是虐梗ಥ_ಥ


  我明明就是甜文爱好者!


  




























  Extra. 程月,安陈


  朗月明在人来人往的出境大厅等人。


  他将近快二十年未见的发小将陪同自己的恋人来异国,几个月前好不容易才联络上,刚好他们的目的地就在自己的住的城市,就约了见面。


  朗月明是有些不安的,他与家里早断了关系,之前他的发小--安逸尘不知道透过什么关系连系上他,这才断断续续听说了一些家乡的事情。现在要见到人,不知怎么有点近乡情怯的感觉。


  然后,他看见了他们。


  二十年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安逸尘,如同对方也一眼认出了他。


  安逸尘朝他笑了一下,侧过头与身边的男子说了几句,对方转过头看见朗月明,举起手向他挥了挥,就拉着安逸尘朝他走过来。


  好一个活泼开朗的人,朗月明想。


  「月明哥。」安逸尘说,他身旁的男子也跟着喊了声月明哥好,「这是如风,这次是学生邀请他来指导,才有的机会。」


  陈如风是陈氏太极拳的少主,学生遍及海内外,时常接受各地学生的邀请在各国之间来往,和安逸尘两人现在大致处于半退休状态,每次都是一同出行。


  朗月明点点头,笑着唤了句如风,却没想那人直接红了脸,急急忙的凑到安逸尘耳边小声地说:「月明哥笑起来真好看。」惹得安逸尘不知是该忌妒还是笑话陈如风好。


  「逸尘,我看见我学生了。」陈如风打了声招呼,就直接跑向他的学生,并热情的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逸尘宠溺的摇摇头,这才转过头好好地看着朗月明。


  安逸尘和朗月轩同年,小的时候两人一直跟著作为大哥的朗月明转,一直到朗家大火,月明脸被烧伤,安逸尘到海外留学。


  后来发生了各式各样的事,就安逸尘所知,朗月明在某日后就消失不见,朗家花了很大的功夫寻找却未果,之后甚至认定已经死亡,直到数月前安逸尘透过朋友才得到了有关朗月明的消息。


  「所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朗月明说。


  「就你一个人?」


  「我…」


  「在找我?」男子伸手揽过朗月明,轻吻了一下恋人的发间表示歉意,「抱歉,我在停车场绕太久了。」


  朗月明轻拍了对方表示原谅,这几年下来他已经很习惯恋人在人前做出亲昵的举动,不过在发小面前,他还是有些窘迫。


  「这是安逸尘,之前跟你提过的。」顿了顿,朗月明转向恋人,露出了安逸尘在过去从没见过的笑容。


  安逸尘松了口气,他的大哥在烧伤后就没再笑过了,后来就算是笑,却给人一种抑郁的感觉;但如今,他也遇到了能让他露出这种笑容的人了,就像他遇到让自己放弃复仇,带给自己快乐的陈如风一样。


  「逸尘,这是程霆。」


  




  大家都很幸福的故事(ノ>ω<)ノ


  其实是先想到了Extra的小故事,才回头写前面的故事,觉得凑在一起才完整,就决定一次发了。


  老夫老妻秀恩爱的程月和时常都在蜜月旅行的安陈(*´艸`*)


  




  「找个机会,我们也回去吧。」


  「……嗯。」


  「然后我们也像他们一样,四处走走看看。」


  「好。」


  


    



【一八鬼屋】

优秀学生作业

nananana:

假装这是一个鬼故事……


那一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七月十五鬼门开,子时刚过,鬼门关便开始有大量的鬼魂排着歪歪扭扭的队涌出来。


陵端排在队伍的末端,漫不经心地听着周围的鬼魂们攀比着去年他们回家时,子孙们准备的供奉,还有几个指着陵端的背影暗搓搓地跟新来的鬼魂科普着陵端的传奇。


鬼魂间都流传,陵端生前应该是个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坏人。至于为何?君不见他刚来的时候还十八层地狱都走了一遭?君不见排了许多年也轮不到他去投胎?君不见这么多年了,他不曾受到过一点供奉,至今穿的都是死前那件补丁遍布的破衣?可见哪,他必定说书人口中那种丧尽天良,最后妻离子散,众叛亲离的恶人无疑。


那些揣测,陵端是知道的,以前不在乎,从来不屑反驳。后来,听着听着,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怀疑他生前是不是真的那般坏?


一眼望不见头的阶梯,在层层翠绿中延伸,烟雾缭绕,如梦似幻。若是视力好一点,还可以看见半山腰耸立的石碑,那上面端正地刻着“天墉城”。陵端在山脚路边的一棵榕树旁停下。他曾经情不自禁的时候试图过接近那里,结果仙家重地,他差点被结界伤得魂飞魄散。后来,他便再也不敢了,他只是隐在路边的榕树下远远地看着,偶尔看到一些穿着门派服装的小弟子,他都可以开心上一年。


“小乞丐,你又来啦!”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陵端一跳。


“莫怕莫怕,我是榕树,嘿嘿,我记得你,自我开灵智,你便每年都会来陪我呆一天,你怎么死的?好多年了,你怎么还没去投胎啊?”


陵端记得小时候就曾听过师傅说山下的榕树怕是开了灵智,没想到竟是真的,现在已经能口出人言了。那天陵端在山脚下与榕树聊了许多,以前每每地府有新人报到,他也总会留心他们带来的消息,关心天墉城有何变化,可惜他们大多生前不过一介凡人,哪里了解得到什么,说的也大多是市井传闻,而若是有修道之人仙逝,前往地府时他又羞愧不敢见,如今,终于有人可以跟他说说天墉城,他简直求之不得。


果然,天墉城的弟子们都好,而且每年都有许多人想拜入天墉,每次挑选新弟子,天阶上都排着一大条长龙。


果然天墉城在修仙界的名声一如既往,在各修仙门派中也是风评甚佳,名气甚至比以往更加清亮。


果然,他把天墉带领得很好,甚至比自家师傅还好。只是他还是没能修成仙身,榕树说听说是因为他心有执念。执念,陵端隐约能猜到些什么,毕竟他在乎的,从来都不过只有三样,天墉,师尊和屠苏。如今天墉城日益壮大,紫胤真人是不落凡尘的仙人,那么执念是什么还不是不言而喻。


天黑了,满月西移,陵端该走了。走之前,榕树还热切地告诉他明年记得还来,他平日里闷得慌,又没人可以陪他说话,陵端是他独一个的朋友。


陵端望着天墉城,在月华和仙雾的掩映下,天墉城仿若梦境一般,在梦的深处,立着一抹深紫色的身影。只是梦总是会醒的,陵端一直知道,他应该醒梦,而不是入梦。


“我以后大概是不来了,我要往生了,谢谢你。”


陵越把第二天该注意的事物安排好便开始打坐。烛台上烛泪层叠,终于火光轻微地跳动了几下以后,蜡烛灭了。


一个被实训虐惨的汪,产不了糖,只能努力不发刀了